宇宙边缘的唱片机

偶尔诈尸的改稿精灵

【春雪满空来,触处似花开】

“师父我要吃烧鸡!”

“姑奶奶大冬天的哪来什么山鸡!还有别扯为师头发啦,为师很柔弱的!”

“那我要喝酒!”

“窑里还有两坛米酒,你从为师身上下来。我让你尝一口。”

冷漠无情jpg。

“呃,两口?”

撇嘴jpg。

“…一小杯?”

委屈jpg。

“算了算了,你下来,我去取酒坛子。”

蹦跶又欢快地跳下来跑了。

“哎呦呦姑奶奶为师什么时候嘎嘣一下莫得了,一定是被你折腾的!”

裹着红衣的小姑娘在雪地里里回过头勾勾嘴笑:“师父,你这话说了几百年了!我才不信!”


以至于后来物是人非,忆起恍若昨日。

评论

热度(5)